相关文章

十万元手术费PK八毛钱的石蜡油 你猜谁输谁赢(图)

  幸运的是,家长略懂医学,感觉事有蹊跷,换了一家医院,开了8毛钱药,宝宝的症状居然消失了。

  “10万元才能治好”的病,8毛钱就搞定了,这恐怕是医学界的一个奇闻。人们纷纷质疑:同一个患者、同一个病,换了不同医院,治疗费用为何如此悬殊?

  深圳儿童医院承诺,5个工作日内,对此作出答复。人们期待此事能有合理的解释。

  事情虽然没有最后定性,但治疗费用的天价差距,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过度医疗。

  看小病、花大钱,不少患者都有类似遭遇。一些医生违背医学规范和伦理准则,脱离病情实际需求,给病人过度检查、过度治疗、过度用药。在这些医生眼里,患者成为牟利对象,百姓健康沦为其发财的牺牲品。

  过度医疗猛于虎。它虽然肥了医生、肥了医院,却浪费了医疗资源,加重了患者负担,也败坏了医生形象。最终,加剧了医患矛盾,使患者对医生失去了信任。

  改变过度医疗的现状,需要提高医术医德,更需要深化医疗改革,破除以药养医。新医改已进入第三个年头,随着基本药物制度的建立,随着公立医院公益性质的确立,随着政府公共卫生支出的增加,以药养医的顽疾正在好转,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的矛盾正在缓解。

  肯定成绩的同时,我们也应看到,改革越深入,利益的冲突或许更复杂,改革的难度或许会更大。人们经常说,今年是新医改的攻坚年。所谓攻坚,说明任务重,说明难度大。无论任务多重,难度多大,中央推行医改的决心从未动摇。

  让百姓看得上病、看得起病、看得好病,是新医改的重要目标。新医改方案多年酝酿,几经修改,得到了各方认可。这项改革要真正惠及民生,关键还在落实。

  愿以药养医的现象越来越少,愿天价医疗的个案越来越少,愿10万元PK0.8元的事情不再发生。(符晓波)

  深圳儿童医院的“三宗罪”

  

  哪怕陈先生的遭遇值得同情,我还是要说,“10万手术治8毛钱病”这个说法未免有些哗众取宠。首先,院方不会傻乎乎地向家属说,你这手术需要十万元费用,万一超过咋办;其次“治好”一说也不准确,广州医生也没有给出确切的结论说孩子的病好了。话虽这么说,深圳市儿童医院的做法还是令人难以苟同。在我看来,这家医院至少有“三宗罪”。

  一,过度依赖仪器,滥用药物。过度依赖仪器是时下医院的通病,如今的医生再也不用医学经验对病人进行诊断,病人一到就先开五花八门的检验单,甚至叫男人去查阴道炎,查个遍再说。结论出来后,就是药物大战。深圳市儿童医院也不例外,看看家长提供的那张长长的检验单就明白了。

  二,缺乏人性关怀。行业俗谚说,医者父母心。如果医生是“父母”,你会让自己才出生6天的“孩子”去接受无休止的检查、注射大量的抗生素,甚至还提出要动大手术吗?如果深圳市儿童医院坚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,孩子非动手术不可,为什么广州的医生却能给出保守的治疗建议,并取得初步疗效呢?把病人当作有待修理的“机器”,缺乏对医疗对象的人性关怀。

  “医生的对象是活生生的人,他们有思想有感情。看病人不是修理机器,医生不能做纯技术专家,不要凭医学报告下诊断开处方,而要到病人床边做面对面的工作,悉心观察,关心照顾病人。”今时今日,谁还把医学前辈林巧稚的这句名言奉为圭臬?

  这些问题已是时下医院的通病,不独深圳市儿童医院,只不过这次是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再次暴露而已。跳出陈先生的个案,还有许多的“陈先生”正面临着同样的困境。因此,纠缠于一些细节是没有意义的,我们应从更深的层面切入,反省医疗的体制性痼疾。